霞光往事丨永远的船老大

摘要: 船是附近海域最大的运输船。船老大是邻居一位受人尊敬的长者。他呆在海上的时间比我现在的年纪还长。是这一带公认的水性最好,海路最熟,经验最丰富的水手。

11-08 23:23 首页 慢书房

『阅读本是寻常事,繁华静处遇知音』


船是附近海域最大的运输船。船老大是邻居一位受人尊敬的长者。他呆在海上的时间比我现在的年纪还长,是这一带公认的水性最好,海路最熟,经验最丰富的水手。


那一趟生意是从赤溪运明矾到福州,时间是农历八月十四。为了多赚钱,二百三四十吨的排水量足足装了三百吨的货。明矾密度小,船舱放不下,多出来的部分只好堆在甲板上。


虽然船老大反复交代要用绳子结结实实固定好,但累坏了的船员们没有严格执行命令,草草了事,也许准备把活留到闲得无聊的时候再做。装完后,已是晚上九点多。赤溪到霞关约两个小时的航程,船老大答应大家的请求,回霞关过一夜,明天过了中秋节再起航。


当晚南风八到九级,浪高三点五到四米。一路都是近海,并且是顶风而行,平安无事。十一点钟。绕过北关岛,走正西航线,前面两千米就是霞关港。船上的人激动得睡不着都跑到驾驶室。


突然船侧面受风,船体不住左右晃动。海浪疯也似地不断拍向船只,海浪的作用下,甲板上没绑好的明矾逐渐滑到船的右侧,船开始倾斜。船员们脸都吓白了,想出去把明矾推到海里,被船老大硬拽了回来。


在这样的情况下,上百吨的明矾把人压成肉酱易如反掌。十几分钟后回天无力,船老大下令弃船。他自己最后一个离开,顺带把一个不会游泳的年轻船员捆在一块大木板上推着往前游。一个小时后,进入岬角,风浪小了很多。清点人数,一个也不少。船老大命令大副把全体人员带回去。自己回船取东西。


除了船老大,所有人都安全到家。一天、两天、三天…… 。第七天,亲属在沉船的驾驶室里找到了他的遗体。没有一个船员相信他真的是回去拿东西。认识他的人都认为不是风浪太大才出危险。这样的风浪,捆住他的手脚,也能安全游回来。有人惋惜说:他是个硬汉子,为船而生,为船而活,船就是他的命,船没了,他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。这似乎是最好的解释。


-作者-

靳山(Gin Soan),浙江某县立中学教师,鹿茸哥曾混黑道的小舅。


—FIN—


文丨靳山(Gin Soan)

排版 | 马斯达(Masdar)

编辑 | Hienwey Lean



首页 - 慢书房 的更多文章: